楚阁

【赤黑】暗恋那些事

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赤司第一人称视角。

(一)

人们常说,越强势的人,如果向一个人表白,成功的几率就越大。

但是我不这么认为。

即使我不表白我也知道,我暗恋的那个人,不喜欢我。

我的名字叫做赤司征十郎,家庭成员的组成并不是同一社团的部员所以为的成功人士,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

而这正是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他们一致认为普通的家庭是培养不出我这样扭曲的性格,就连我喜欢的人也这么认为。这让我略微受伤。

然而这件事却是事实,无可否认。就像我喜欢那个人一样无法否定。

我并没有什么向大家隐瞒的东西,如果硬要说的话,我有喜欢的人这件事,一直没有向大家明说。或许大家都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件事了,只是没有向我当面确认。这让那些女孩子们觉得自己还有机可乘,纷纷拿着那些亲手制作的东西来骚扰我,如果不是觉得会让他误会,我早就直接明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是的,是“他”,不是“她”。

我喜欢的人,和我是同一个性别。

同样是男性。

这并不是阻止我表白的原因,事实上这个世界能阻止我的东西几乎没有。唯一一个挡在我和他之间的,并不是我们之间观念的不同,而是,他是真的不喜欢我这件事。

人有三样东西无法隐藏,贫困,咳嗽和——爱情。*

人与人的交际,表情与谈话,态度与动作,诸多形式,都是可以伪装的。但是唯有眼睛,只有眼睛是无法伪装的。

其中的善意也好,恶意也罢,不——恶意偶尔能被隐藏起来,但是好的那一面,亲近与友善,是隐藏不住的。

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尊敬,亲近,对我的关心。但是那里面不存在恋人之间热切的情感,那种萌动的,渴望与对方的接触,抚摸的感情,在他看向我的视线中,并没有这种存在。

我们之间的性格可以用南辕北辙来形容,任何人都很难想象我们在一起的情景。他们只觉得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

如果是某种被称为腐女的生物的话,兴许会对我们感兴趣。

可惜,我并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这份感情,就连他,我也不打算告诉。

因为这是没有结果的恋情,既然注定没有结果,为什么要执迷?还是趁早放弃的好。因为暗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这种道理不用任何人告诉我,因为我就正在品尝着那种疼痛。

我很想放弃,我无数次都想放弃。

如果是那时候,我能做到。

我无数次地这么对自己说。

但是人类终究是感性的动物,无法做到将理智贯彻到底。说到底我还是嫉妒,嫉妒出现在他身边的任何人,任何能得到他微笑的人我都嫉妒。因为,他不是在对我笑啊。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怨恨自己。为什么我不能是个女孩子的想法是不是的冒出来。我很讨厌这样软弱的自己,很厌恶。

对于让我变成这样的他,我也一并的迁怒。

我知道他并没有错,但是我……这么软弱的模样,真可怜。

这并不是赤司征十郎。

只是一个沉溺于少女般的恋爱感情中的,可怜的人而已。

(二)

父母对我很好,我并没有什么不满。应该是这样的。

双亲对我的溺爱,让我的一切任性都可以满足,无论是自己选择的学校,还是学习那些特殊课程。他们都没有反对的答应了。同样的也没有问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些的原因。

有时候真不知道他们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

这么放任的自由成长,我没有误入歧途真是一件难得的事。

但是我也很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允许我不会有现在的成就,也不会有现在的时光。

更不会,遇见他。

他一向喜欢我们的社团活动,哪怕体力弱到不行。

他一向喜欢读书,明明很适合他却没有加入文学社。反而在图书馆当起了图书管理员。虽然很适合他没错。

他一向喜欢街角的那家麦记的香草奶昔,哪怕我以对身体不好让他少喝,他也会以一种让我忍不住同意他喝这种没营养的饮品的可怜可爱的眼神看着我,直到我败下阵来,给他再买一杯奶昔他才会收起那无辜的目光。

他明明是个弱到不能再弱的人,却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紧紧抓住我的眼睛。

他明明存在感那么弱,却仿佛浑身都在散发这一种柔和的光。让我不禁为他着迷。

明明,我那么喜欢他。

有点不甘心啊。

我知道那么多他的喜好,与他有关的东西,事物,但是他却不知道我所抱持的心情,偶尔会感觉到真是讽刺啊。

我不曾尝过失败的滋味,也从不曾败北。就连我当时认同的好友,绿间真太郎也不能在将棋上将我击败。当时跟他提起这件事时,其实十分别扭的他还认为我是故意提起这件事的。但是,并不是这样的。

没有尝试过这种事情,就意味着有可能会失去一些难得的经历。他们与强敌对抗,失败之后的不甘心,战胜之后的喜悦,还有借由失败或胜利整理得到的进步等等……

我一次都没得到过。

喜悦是有的,每次胜利之后看到同伴们的笑容,我的内心也不是毫无波动的。有时也会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感觉到心中那种高兴的情绪,我知道我不是不在乎他们。

这一点,不需要让他们知道。没有意义。

从来没有过失败之后的不甘,让我在某种程度上变得傲慢。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像这样催眠自己的心,当时还不懂情爱的我,在初中的最后一场比赛,狠狠地伤害了他。我理所当然的认为,他那么服从我,从来没有违抗过我的命令,我设计的高强度训练哪怕对他的身体损伤很大他也坚持下来了,也答应我不会练习投篮……

他相信我所做的决定,所以在得知我设计的战术没有让他上场的那一刻,哪怕他皱着眉,却也坚持让自己的身体稳定下来,没有冲动地来到我面前质问我。

我那么傲慢的,当然的,认为他会和我同一所学校。

明明,当初是这么约定的。

在那一瞬间,我的头低了下来,让眼前稍长的刘海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三)

明明是个表情淡薄的家伙,却戳中了我的痛点。

他平时一直面无表情,我还以为他一定对这种事情很迟钝。事实证明他确实很迟钝。但就是这样的人,却让我喜欢得不得了。

记忆突然被扯回到初中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在体育馆结束完最后的道别。

“为什么做这种事,赤司君。”

“……我只是做着以往一直在做的事情,不如说,黑子,你在干什么?对最后的结局不满所以来,质问?”

“并没有这么做。”

“那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应该在回家途中的你会出现在这里找我谈话,给我个理由。”

“只是有点好奇,”他低下头用食指搔了搔脸颊,那一直让我觉得像天空一样的猫眼隐藏在同色的刘海下看不分明。

“为什么要做到那种地步?”

“……”被问到的我有一瞬的慌乱,很想移开看着他发旋的视线,但不知为什么就好像在跟什么闹别扭一般我固执的没有回避。继续用那种淡漠的眼神看着他。继续用没有感情的语气回答他的问题。

“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一切都是为了胜利。”

我直视着一下抬起头的他的眼睛,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动摇。

他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盯着我,不是怨恨,也不是平和,而是一种掺杂着当时我不懂的复杂的情感,像是在衡量什么一般的盯着我看。

半晌,他下定决心,张了张他那没有多少血色的有些发白的嘴唇,说了一句话。

“说谎。”

我感觉我的大脑一下子就充血了,他那一向没有多少感情的语句唯独现在十分的刺耳。我控制不住我的手指痉挛着抖了几下,感觉眉头都要皱的死紧。

现在我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人剥夺了一切衣服暴露在人下一样的尴尬,从没有过的恼怒感让我口不择言。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有资格来指责我?”

“你的一切都是我赋予给你的,你的天赋也是我发现的,现在有了实力难道想反抗唯一的主人?”

“别太自傲了,你这个后补球员,没有我的话,你以为你能进到一军吗?”

“看清自己的身份再向我说话吧,黑子。”

当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我就瞬间感觉到,自己这次说的过分了。

明明平时都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但不知为什么这次却这么生气。这不是我。

为什么?

我的指甲因为用力过度深深刺进了手心,疼痛感让我稍微有点回神。连忙抬头看向他,希望能从眼睛中得知他现在的情绪。

但他没能让我做到,他对我深深的一鞠躬,被汗水打湿的发丝黏在他的后颈上,我这才发觉他对我做的深躬竟然连后颈都看得到……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我不禁有点心急,希望赶紧道歉。说自己不是这么想的。

但是,就在我想张口的那一刻,我愣住了。

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刚才,我想道歉,但是,我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硬要说的话,只是我的“真心话”说出来了。

是的,我的,“真心话”。

(四)

我所做的一切决定都不会后悔。

帝光最后的时期,几乎是四分五裂的状态。

我知道他一直对这件事很在意,很焦急。他一直和青峰很要好,他能注意到的,我没理由注意不到。

但是,我认为那个时候的青峰虽然状态不理想,虽然已经有了裂痕,但是既然能用就没必要坚持。所以,那种局面是我默许的。

因为我已经看到了。

未来我们不会像他所希望的那样,在同一所学校,再一起打篮球。

因为是最后的时间了,我不再像以前那样事事谨慎,变得略微随意了一些。无论是青峰的状态,还是紫原的变化,我都看在眼里。

反正以后不会再在一个队伍里了,只要在最后的最后依然坚持我的胜利,那就没有问题。

但是如果有人产生异心,即使是同一个队伍的队友,阻碍我的胜利的人,我也不需要。

当时的我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

直到紫原最后坚持不住,向我挑衅,而我在最后的关头变成了“他”。

那个更加执着与胜利的,比我更加理性的人。

即使不是同一个人格,毕竟知识和记忆是共享的。

我(ore)变成了“我”(boku)。

即使这样,我对他的喜欢仍然没有变。

虽然我那个时候已经变了,而他也变了。

部活他还是每天都来。像以往一样。

而我因为篮球部队长和学生会长的交接而十分忙碌,除了凉太和真太郎,奇迹的时代剩余的人几乎不再去参加篮球部的训练。

那个时候就已经四分五裂了。

非常清晰的裂痕横贯在我们面前。

他,就在那个时候提出了退部申请。

我那时还是篮球部的队长,他没有刻意回避,直接就在放学之后到我的办公室,提交了那张退部申请书。

我捏着那张纸面上神色莫名,没有当场同意而是和他说改天再谈。

就是变相的拒绝。

但以我对那个人的了解,即使是这种变相的拒绝也不能让他退缩,他只会更加坚持。而当时我并没有在意这点小小的坚持,没有同意那张退部申请。

然后他给了我一个让我不解的回答。

他拒绝参加任何篮球部的训练,集训也不。

这点抵抗我早就预料到了,但没想到他连我的人都不见。每次去找他都没人。

他在躲着我。

这种认知让我感到十分的不爽。

与之而来的,我还感到疑惑。

因为我好像,不是那么喜欢他了。

运动员之间都十分反感同性之恋,因为那种过度运动之后需要纾解的欲望,也许只是自己的错觉,而不是对那个人的感觉。

更可况是男人,先性后爱的男人,像灰崎那种人一样,无论是谁都能勃 起。

我感觉到了,哪怕黑子不再躲着我,再次见面之后,我也失去了那种心跳的感觉。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TBC

第一次,请大家轻喷,不定时更新

评论(6)
热度(45)

© 楚阁 | Powered by LOFTER